武汉市尔佳通讯网络工程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 00123-563069
邮箱:service@paoguangji371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1号店入驻电商存严重食品安全问题 还拒绝赔偿

字号:
摘要:1号店入驻电商存严重食品安全问题 还拒绝赔偿

[图片]

电商平台上销售食品,平台肩负有审核责任。消费者陈先生日前向新京报记者反映,早在 2014 年 7 月,他在 1 号店“长白山蓝景坊旗舰店”花 4080 元买了 1 盒蓝景坊鹿胎膏和 1 瓶蓝景坊红景天蜜,发现存在“严重食品安全问题”。法院一审判 1 号店败诉,但他至今未拿到赔偿。

今年 3 月 10 日,1 号店回复新京报称,平台对经营者履行了审核义务,不应承担责任,已提起上诉。新京报记者发现,这已不是 1 号店首次陷入网售食品风波了。

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、中消协副会长刘俊海认为,类似 1 号店的案件是新《食品安全法》对网络食品交易第三方平台责任认定的典型案例,平台尽管没有主观过错,仍需承担一定责任。

问题

两款食品违规添加药用成分

根据陈先生提供的信息,“蓝景坊鹿胎膏”在包装上宣称,“采用吉林鹿业集团天然牧场梅花鹿胎、妊娠梅花鹿的水胎以及出生未食乳的胎鹿,并配以西洋参、当归、益母草等多种名贵中药,加以鹿角熬制而成”;“蓝景坊红景天蜜”配料表则显示,其主要成分为椴树蜜和红景天萃取物。

这款鹿胎膏的批准文号为“吉伊卫食(2004)04140012”,产品执行标准是“食品 28 大类 1701 蜜饯”。新京报记者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查询发现,该“吉伊卫食”批文号码并不存在,产品执行标准为普通食品蜜饯类。根据 2012 年《卫生部关于养殖梅花鹿副产品作为普通食品有关问题的批复》,鹿胎不能作为普通食品,而鹿角胶被列入国家药典,“暂不宜作为普通食品使用”。此外,西洋参、红景天等也早被列为保健食品名单,不能作为普通食品原料。陈先生认为,他在 1 号店所购的两种产品均违规添加药用成分,存在食品安全隐患。2014 年 9 月他将情况反映给吉林省食药监局,同时把 1 号店实际运营者纽海电子商务(上海)有限公司告上法庭,要求退还货款 4080 元,并 10 倍赔偿。

2015 年 11 月 12 日,陈先生与纽海电子公司在北京朝阳区法院对簿公堂。纽海电子公司称,1 号店尽到了对入驻商家的审核义务,与商家签订服务协议,并提供了商家的联系方式,不应承担责任。

真相

吉林食药监局调查真正厂家并未生产

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吉林省食药监局在 2014 年 12 月 24 日出具的调查结果显示,涉事商品标称的生产厂家——吉林省蓝景坊生态产品开发有限公司,实际从未生产过任何鹿产品;该公司曾在 2008 年生产过红景天蜜,但 2009 年 1 月后没再生产。此外,1 号店入驻商家“吉林省盈谷商贸公司”并不是蓝景坊公司的签约代理商,“长白山蓝景坊旗舰店”也并没有取得蓝景坊公司的授权经营。

同时,“吉林省盈谷商贸公司”注册地吉林省白山市工商局 2014 年 11 月 24 日出具的书面答复,陈先生举报的违规添加非普通食品原料情况属实,由于该公司搬离了注册地址,无法联系到相关负责人,已将案件移送至 1 号店平台经营所在地处理。新京报记者在全国企业信息公示系统中也未能查找到这家公司。

对此,北京市朝阳区法院认为陈先生在 1 号店购买鹿胎膏和红景天蜜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,一审判决纽海电子公司赔偿 4.08 万元。

事实上,这并不是 1 号店首次陷入网售食品风波。3 月初,据《深圳晚报》报道称,有消费者在 1 号店入驻商家买了 96 罐台湾产“金安记”牌猪肉松,发现该进口食品没有中文标签。

进展

1 号店称已提起上诉

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在 1 号店官网公布的招商标准显示,经营国产食品的旗舰店(非生产厂家)需提供营业执照、税务登记证、组织机构代码证、食品流通许可证、食品厂商的生产许可证以及相关品牌的授权书等。

1 号店是否履行了相关资质审核?3 月 10 日,1 号店公关部回复新京报记者称,“长白山蓝景坊旗舰店”实际经营者“吉林省盈谷商贸公司”是在 2014 年 1 月入驻的,1 号店对其相关资质,如食品流通许可证、品牌授权等进行了审核,通过后才批准开店。

不过“吉林省盈谷商贸公司”已于 2014 年 11 月退出 1 号店平台,目前 1 号店未能在工商信息平台核实到该公司的信息,“该公司很可能已注销”。

1 号店称,自己作为平台提供者履行了审核、下架、信息披露等义务,已提起上诉,正准备二审,“希望依据相应法规保障平台的合法权益”。

而陈先生表示,从 2014 年 7 月至今,他的维权历时近 2 年,未拿到任何赔偿,“维权成本实在是太高了”。

新《食品安全法》规定,网络食品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对商家具有审查义务,如不能提供入网食品经营者的真实信息和有效联系方式,则由第三方平台提供者赔偿消费者损失。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认为,“法院判决在法律和法理上都有道理”,第三方平台对入驻商家要进行事中和事后的跟踪和监管,为消费者把好关,出现食品安全问题,即使不是平台主观故意,但也应承担一定责任。